人在意識到沒有什麼答案時,要麼說服自己,要麼殺死自己。我每天關了燈躺在床上,傾聽著上方的黑暗,總是會想還有更多嗎,可第二天早上我醒來,去泡一杯早餐茶,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同。於是我知道神明會確保我們得到的總是剛剛好。

评论
 

© Svw | Powered by LOFTER